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异种骑士团第章晚宴营养

2021-01-14 来源:长沙娱乐网

异种骑士团 第73章 晚宴

窗外的最后一抹阳光,消失在了西方的地平线。

偌大的村庄中,用来宴客的饭厅,是村子正中央一处巨大苹果和果汁的双坡木屋。

内里的装饰搭配,奇怪而又粗放,中古时期的原住民图腾、泰罗时期的长冠石台,以及最近刚刚流行在南方诸国中的『火棉蜡烛钟』。

芮契尔半卧在木料和软絮制作而成的躺椅上,皱着眉头看着屋内,这些风格完全不搭的物品,朝着身后年纪尚轻的农妇问道:“『村长』和客人,还在聊天吗?”

被提问的侍女,清楚对方是自己万万不能怠慢的身份,连忙毕恭毕敬的弯腰答道:“主人和他的客人,一直在大屋里面,还没出来。”

身穿淡绿长衣的女子,攥起拳头捶向躺椅面前的木桌,胸前的波涛随着大幅度的动作,如海浪般抖动震颤,看的侍女目瞪口呆:“太阳都已经下山了,他们还不打算吃饭吗?!”

“额……抱歉,您刚刚说什么?”回过神来的农妇,将自己的视线从芮契尔的胸前收回,完全忘了对方的问题,不得已只好请求再一次确认。

“吃饭,吃饭!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侍女艰难的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提问者的脸上,小心的回答道:“厨师们已经准备好了菜肴,相信主人很快就会过来了……”看着芮契尔将脸转了回去,年纪轻轻的农妇乘着无人注意,偷偷掀开自己胸口的衣襟,朝里看了一眼,随后发出了懊恼的叹息。

“你的意思是说这些符号和算式,不是炼金术师们的密码和代号,而是叫那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在屋外,芮契尔从木桌上昂起头来,模样十足就像一只听到『开饭』口令的小兽。

“化学方程式。”首先走进来的是托德,他将大屋的木门推开,接着伸手挡住了木板,引着身后的西奥多走进房间。

老人似乎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但绿衣女子看到这一举动,眼睛转了转,面色中倒是有了丝丝的讶异。

托德转过头,看见了半卧在躺椅上,只穿着一件紧身长衣、曲线玲珑有致的『另一位客人』,连忙移开了视线,有些意外的看向救济会的会长。

后者看着桌旁的人,苦恼的摸了摸胡须,一边思考着介绍的用词,一边沉声说道:“我来介绍,这位是芮契尔,她是我的一位……熟人……”

尽量倾斜着视线不去看对方的身体,托德向着女子点头示意后,头疼看向面前奇怪的餐桌和躺椅。

晚宴餐桌呈正方形,周围环放着三张铺有软垫和套子的躺椅,躺椅的边缘刚好高过桌子。

或者侧面告诉

托德看着西奥多脱去了鞋子,卧入了左边的躺椅,而右边的躺椅已被芮契尔占据,留给自己的只有一张,正对着大门的上首主位躺椅。

吃晚饭居然要躺着吃?

这算哪门子规矩,话说回来,躺着吃东西难道不难受吗?

本着入乡随俗的想法,托德也脱去了鞋子,小心的卧入了上首的躺椅。他的头正对着西奥多。可他实在做不到把自己那一对、好几天没洗的不是那些未来会购买产品的潜在顾客。要找出对的目标脚丫子对向下首的女子。他索性将腿脚缩入怀中,在躺椅上摆出了一个『蜷缩』的姿势。

看着身前之人这奇怪的模样,芮契尔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乐不可支的她,身体全部躺了下去,一手捂着嘴,一手拍着桌子笑出声来。

西奥多瞪了一眼对面的女子,拍了拍手,示意侍女们开始晚宴。

首先是下窄上宽的小巧木杯,放置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侍女们将新酿的红酒倒入了杯中,西奥多拿起了木杯,举向了空中,口中说道:“第一杯敬献天空、战争与秩序三位神祇!”

说完,一饮而尽。

看着对面女子说着同样的话,喝干了杯中之酒,托德也依样照做。

老人很快举起了第二杯,说道:“第二杯敬献泰罗的荣光!”

众人照做。

“第三杯敬献救世之主——萨瑟兰!”

听着前面三句话的内容和顺序,托德隐隐有所悟。

喝完了三杯酒,西奥多将酒杯放到了身侧,再次拍手示意进行晚宴的下一步。

侍女们拿来了各种餐具,平铺在了餐桌上。有刀、牙签和各式不同的调羹,包括长柄勺、尖角调羹以及可用来食用蛋或贝类的挖勺等。

丰盛的晚宴菜品纷纷被端了上来,包括了餐前小吃、两道主菜、一道烧烤和餐后甜点。餐前小吃是由莴苣和洋葱制成的沙拉,配有鸡蛋、鱼生、橄榄和奶酪。主菜是鲜肉蔬菜汤、香叶野兔锅,烧烤是风味烤鲭鱼,餐后甜点则是一些水果,诸如石榴、柑橘、李子、蓝莓和桑葚这类。

桌上推杯换盏的过程中,托德有些奇怪的发现,与前三杯祭奠之酒不同,之后的红酒明显掺加了蜂蜜和泉水,酒精度降到了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他喝起来自然是更加得心应手。

为了考虑到左右两侧主客的心情,托德一边和西奥多讨论着,一些微生物领域和化学类目中的现象和反应;一边和芮契尔闲聊着,他印象中中世纪的一些风土人情和旅游美食。他倒是发现,女子对其他话题对兴趣缺缺,唯独谈到吃喝之物,兴致最高,索性投其所好,开始介绍一些前世电视里看过的风味小吃和地方名菜。一桌人聊得自然是笑逐颜开、宾主尽欢。

吃到一半时,喉骨推门进来,向着托德比了一个『一切安好』的手势。后者心中大定,这是托德在晚宴前,请求前者帮忙去查看卡琳的情况。这样看来,女孩并无大碍。

晚宴上,西奥多聊着聊着,突然说起了先贤萨瑟兰,话语中对其的功绩大加褒赞,其中有一段话倒是引起了托德的注意。

『……根据泰罗的记载,萨瑟兰在年轻时,曾经为了进行炼金术的实验,在阿尔巴诺活火山口搭建了小屋,住了整整八年。这种为了真理献身的精神,实在是让人感叹!』

听到这段话,托德的酒杯悬在了半空,脑中突然轰鸣一响,犹如雨后天空,乌云散去,阳光洒下。

“会长先生……”

“叫我西奥多!”老人斜了身旁之人一眼。

“好吧,西奥多。有关先贤萨瑟兰的丰功伟绩,我一直很想了解一二,但您也知道,教会的势力范围内,对这些书籍和文章,控制的很严格,所以,可否请您……?”

『救济会』会长被酒精刺激的满脸通红,大手一挥:“没问题,身为异种的一员,怎么可以不知道萨瑟兰的生平?!把『萨瑟兰史传』给托德拿一本来!”

看着托德拿到书后不经意露出的兴奋神色,绿衣女子抿着一口酒,微微一笑。而前者眼角的余光瞥见她的表情,心中一惊,赶紧放下手中的书册,快速转变了话题:“芮契尔小姐,我看您只吃了餐前小吃,主菜和烤物好像并未食用。”

西奥多听闻此言,看向女子面前的餐桌。的确,沙拉全部被吃完,但是肉锅、烤鱼和菜汤却基本未动。老人回身望了一眼,太少仆从们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跪伏在地、如同筛糠。

女子用小勺拨了拨眼前的菜肴,心不在焉的说道:“不是他们的过错,只是寻常的食物,我吃不下罢了。如果你们口中的炼金术,能把这些难以下咽的食物,变得好吃一些就好了……”

老人瞪圆了眼睛,有心想要反驳,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看着西奥多越来越黑的脸,和下人们惊恐绝望的眼神,心有不忍的托德笑着说道:“芮契尔小姐,这不是难事。”

嗯?

房间内所有人看向了说话者,每个人的脸上都带上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芮契尔颇感意外的挑起了眉毛:“事先说一句,我可不要吃硫磺和汞水!”

“放心好了,绝对可以安全食用。”托德一边这样说道,一边朝着身后的侍女索要纸笔。

西奥多和芮契尔从躺椅上爬起身来,喉骨也从旁边凑过脑袋,三人看着托德就着餐桌,书写着需要的器具和材料,越看越是心惊。

“这些东西真的都是炼金术材料?”女子看向老人,疑惑的问道。老人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有些东西我知道,有些我也不清楚。”

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仆人们很快准备好了需要的东西,托德也开始了炼金术中的美食实验。

首先,将小麦麸皮均匀的放入烧杯中,打开一瓶用拉丁文标注着『盐酸』的试剂,将里面的液体浓度稀释到34%左右,再将稀盐酸倒入烧杯中,加压以加速水解。

接着,在烧杯出剥离并分解出,一种黑色的水解物,用兽骨的血炭部位(活性炭)进行脱色和去杂。

再来,是将获取的液体状物体,进行高温的真空(去氧)浓缩,得到一种白色晶体(谷氨酸)。

最后,将白色晶体与氢氧化钠反应,进行二次浓缩,再小火烘干,就得到了一种半透明的颗粒结晶体(谷氨酸钠)。

实验过程持续了差不多整整两个小时,但西奥多和芮契尔却丝毫不觉得乏味,前者因为炼金术,后者因为吃。

托德示意厨子们将最后的半透明晶体颗粒,加入汤水和肉锅,并刷上烤鱼后,重新处理一番。

再次端上桌的菜肴,在二十分钟之内,汤汁点滴不剩、菜肉分毫不留,西奥多吃的两眼发直,芮契尔却是一人把剩下所有的食物一扫而空。托德这才发现,原本这女子根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胃王。

当二人用餐完毕,向托德发问那是何物时,后者脱口而出:“味精。”

重庆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小孩不消化怎么办
鸡西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友情链接
长沙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