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我们面对的节能

2020-10-02 来源:长沙娱乐网

摘要:我们面对的,是一片泡桐树,零零星星的散落着,周身被枝桠布满。明明是用心栽就的,却荒芜成满眼萧条。脚下是一条流浪狗,脏兮兮的,可怜巴巴地仰着头,望着我们,摇尾乞怜的样子着实可怜。是那家的狗只图一时之快,生下了孩子却要抛弃,把孩子变成一条流浪狗。周围有几堆狗屎,已经风干。我这才知道,不是狗想做我们忠实的奴仆,是我们,侵占了狗的领地,霸占了狗的家。 1、

那天,寒风给我说了一句话:我真的想去流浪,走到哪儿,哪儿就是家。

我没有说话,寒风是一个幻想家,总是说一些没有边际的话。

你愿意跟我去吗?我觉得不能没有人陪伴我。寒风接着说。

我不愿意。我爱我的家,还有这片土地。我很决绝。对于寒风这样的人,是要给他严厉的打击,不然他会无休止地纠缠下去。

可是,我真的想去。寒风看着我,一眼乞求的目光。

你去吧。我的语言,冷冰冰的毫无感情,就像面对着一个陌生人。

寒风的目光也暗淡了下去,对着天空叹了口气。我们面对的,是一片泡桐树,零零星星的散落着,周身被枝桠布满。明明是用心栽就的,却荒芜成满眼萧条。脚下是一条流浪狗,脏兮兮的,可怜巴巴地仰着头,望着我们,摇尾乞怜的样子着实可怜。是哪家的狗只图一时之快,生下了孩子却要抛弃,把孩子变成一条流浪狗。周围有几堆狗屎,已经风干。我这才知道,不是狗想做我们忠实的奴仆,是我们,侵占了狗的领地,霸占了狗的家。我想走,但一双已经酸麻的腿,和心无法融合,最重要的是,寒风还在这儿,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总让我于心不忍。尤其是那双和狗一样的眼睛,明亮的好像一弯月亮。

二位公子,能否问个道?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妙珠般的声音,清清脆脆的,若天外之音。

我和寒风一起回头,一起被女子曼妙的身姿吸引。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颊,玲珑的五官巧妙地镶嵌着,顾盼流萤,那双略带悲伤的眼里,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水,却是闪动着妩媚活泼的光芒。

请问姑娘要去哪里?我的神态诚惶诚恐,生怕吓走了眼前的妙人。

问吧,只要我知道,带你去都可。寒风却比我直截了当,完全不是在我面前的那般样子。原来,他一直都是假装,假装着让我同情。

姑娘薄唇轻启:好像这个村里有位巫师,我有事需要请教。

我带你去吧,我家离她家不远。寒风说着,就要去牵姑娘的衣袖。那衣袖薄如蝉翼,我能清楚的看到姑娘粉嫩的玉臂,在我眼前撩拨。

去你的,巫师家还和我家是隔壁呢。我挡在了寒风面前,不容置疑,非我莫属的霸道。

好吧,你们两个谁领我去都可。姑娘说着,抬起衣袖,挡着自己的脸颊。我似乎看到了她在偷笑,笑得眼里的那潭水,似要溢出。也许那潭水当时已经溢出眼眶,只是我无比激动的心没有特别在意。寒风后来说,因为我挡在了他面前,惠兰哭了。

我是在路上问姑娘的名字的,她告诉我,她叫惠兰,贤惠的惠,兰花的兰。

其实,并不是我一个人带惠兰去巫师家的,寒风一直跟在我们身后。我可以挡在寒风前面,但我永远不会把他赶走,除非寒风死了。

2、

其实巫师的家真的和我家隔壁。我把惠兰带到巫师家门口,向里指了指,说:到了,你进去吧。

虽然巫师家和我家隔壁,但我一直没去过她家。母亲说,我应该叫巫师十婆。十婆有时会出来,在门上亮个相,和一些左邻右舍的女人们,说着非常乏味的话,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我们,总能从十婆的眼睛里看到不一样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所以,当十婆出来的时候,我们就会站得远远的,对十婆的一举一动,或者音容笑貌指指点点。

你陪我进去吧,我害怕。惠兰说。

没什么可怕的,你们女人,胆子真小。巫师我叫十婆,就是一个和我母亲一样的女人,不过,比我母亲老点。其实,我只是对十婆好奇,觉得她神秘兮兮的,从来没有觉得她可怕。但经惠兰一说,我的心竟然有点慌乱的感觉。但我不能让惠兰知道我也害怕,况且,寒风还在。

寒风,我们一起和惠兰进去吧。我对身后的寒风说,语气变得很诚恳。

不了,你们去,我在外面等着。寒风一下子也变得神秘了起来。要是以往,寒风绝对不会推辞的。我看到寒风的脸上有一丝诡异之气,不由打了个寒颤,对自己的行为有点后悔。但我不能回头,因为这是惠兰求我。而且,我是第一次被女孩求,第一次被一个刚见面就让我中毒的女孩。

那好,惠兰,我们去。我瞪了一眼寒风,抓住了惠兰的手。我的手渗出了汗,不知是来自于惠兰的温暖,还是内心的恐惧。

十婆在吗?跨进门槛,我喊了一声。一是为自己壮胆,二是为了礼节。这是母亲经常对我讲的,为人之本。

咳咳咳,谁呀?一个苍老的男人的声音从旁边的门房里面传出来,声音不大,却像是一声闷雷。我吓了一跳。我一直以为,这个家里,只有十婆一个人。

怕什么?这应该是门卫吧。惠兰的手似乎被我攥疼了,我感觉到她的手在我的手里抽搐了一下,但不是我那样的害怕似的抽搐。惠兰真是个胆大的女孩。她的玩笑和调侃让我的神经得到了缓解。

这个应该是十爷的人一边咳嗽噗一边走了出来,我的感觉,十爷是爬着出来的。十爷的腰,驼的厉害。他的背上,就像扣了一口锅一样,一双猿猴一样的长臂似乎挨着地似的。十爷的身后,是一只狗,黑而脏的鬃毛横七竖八地竖在修长的身上。这是不声不哈的一只狗,哑巴似的跟在十爷的身后,就如十爷的儿子或者兄弟一般。要是哑巴狗再能高一点,就和十爷一于是在常规赛里样了,是也要是再低一点,就和哑巴狗一样了。十爷和哑巴狗,一样的神秘,一样的诡异。十爷和哑巴狗的眼睛里,同样的吊着很长的两道白色的东西,就像是女人的奶头上渗出的奶汁。

是来找你十婆的吧,她在里屋,我领你们去吧。十爷说着,和哑巴狗走在前边,好像生怕我们找不到十婆似的。

还是我们自己去吧。我说。我不是不愿意十爷领着我们去,我实在忍受不了十爷和哑巴狗身上酸而腐朽的味道。

惠兰握了握我的手,示意我不要拒绝,她,可真有忍性。

里面黑,我怕你们看不清路。十爷没有回头,声音从屁股里传了出来。

越往里走,真的越黑,连天似乎都看不到了。怪了,明明是和我家一样长的庄基,怎么走起来,那么长,而且,丝丝凉气在后背滋滋地生长着。

终于,走在前边的十爷说:到了。然后,和哑巴狗一起回头离开。

惠兰说:你在外面等着我。然后,朝我笑笑,进去了。

不知道惠兰都问了十婆什么,大概有不到三十分钟的样子,我冰凉的手被惠兰的手握住了,她说:走吧。

问完了?我问。

完了。

你问什么?我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这么可心的一位美人,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要来请教一个巫师。

我问,我问我的风子去哪儿了?他一直都找不见。惠兰说着,我看到她的眼里盛满了迷茫,那潭水深不见底,她的手也渐渐冰凉。

风子,风子是什么人?我忽然想到了寒风,想到了寒风诡异的笑容。以前,我可从来都没见过寒风这样。

风子是我的丈夫啊。惠兰的语气充满了责怪,好像我应该知道的样子。

哦。你已经结婚了。我看着她,一点也想不通。她看起来,不像是结了婚的样子。

你不知道吗?惠兰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

十爷和哑巴狗像一对忠实的奴仆,在外面等着我们。

我向十爷点了点头:爷,我们走了。

毁男啊,作孽啊。十爷在我们身后慨叹着。

我一惊,回过头,望着正欲进房间的十爷:爷,你怎么知道惠兰的名字?

我不知道,我是说,这样的女人会毁掉男人的。十爷头也没回,和哑巴狗进了房间。

我跨出门槛,就看见寒风笑着,惠兰拉起寒风的手说:我们走吧,我问完了。

寒风回头冲我笑了笑,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我哼了一声,气咻咻地掀开了我家紧闭的柴门。

4、

其实,我才是风子,寒风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寒风从小就身体不好,患过一场大病,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而我,却继承了父亲的高大和伟岸,所以,寒风的娘就嘱咐我,不要让寒风生气,如果有人欺负寒风,就告诉大人。寒风娘的担心根本就没有必要,我的拳头让同龄人都不寒而栗。只要寒风跟着我,没人敢欺负他的,除非是我。寒风是个但军力却远不能“即将”世界第二幻想家,老想着和那些江湖里的人那样,过四海为家的生活。我想,有这样想法的人,应该是我这样的人,虽然我也很向往这样的生活,但寒风每次提出这样的想法,我总是要和他唱对台戏。每次,当我们两个静静地坐在田埂或者林边,当我一次又一次拒绝寒风如此无理的要求时,寒风就会无奈的叹口气,说:谁能懂我。然后,他会靠在我的肩上,默默地,就像一只可怜的小鸟。太阳昏黄的光,照在身上,没有一点温度,丝丝凉风渗入骨髓,我感应着寒风的传递给我的温度,轻轻地在他的肩上拍打着,就像拍打着一只小狗。

那天,当寒风领着惠兰走了以后,我满腹懊恼的回了家。我想不明白,惠兰为什么选择了寒风,而不是我。我在家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到处都是针毡,地上,床上,无处不是。到处都是惠兰的影子,眼前,心里,无处不在。我终于没能克服住自己,冲了出去。我要去问惠兰,问她要我,还是要寒风。

我还是晚了一步,当我追上他们的时候,寒风已躺在地上。他的脸越发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就那样平静地躺着,安详而静谧。惠兰正匍匐在他的旁边,泪水将如花的容颜冲得异彩纷呈,更添妩媚之色。我静静地站在他们身后,无法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惠兰说:风子,巫师说,你才是我要找的风子。我不相信,从我第一眼看到寒风,我就确定,寒风才是我要找的人,我的风子,就是寒风这样的。我不相信巫师的话。我要带寒风到另一个世界去,到我的世界去,我们要生生世世在一起。惠兰没有看我,自顾自说着。

你杀了寒风。

他死了,我们才能永远在一起。

可是,我呢?

你还有馨香,不是吗?我和馨香都爱上了风子,但最后,我还是败给了馨香,所以,我才含恨九泉。

惠兰,我爱的,只是你。

一切都晚了,晚了。惠兰痛苦地摇着头,然后,她凄怨的身体渐渐消散,直至化成一缕青烟。留在我面前的,只是寒风未寒的尸骨。

我抱起寒风,一声接一声的呼唤着寒风的名字,我不知道我竟然这么伤心,究竟是惠兰已是一缕轻烟,还是我不能再陪寒风在夕阳的余晖里涂抹欢笑和向往。

寒风渐渐睁开眼睛,我惊喜的泪珠滴在他的脸颊,他笑着看我:风子哥,其实,我不想离开你的。

我说:寒风,其实,我愿意陪你浪迹天涯。

寒风笑着: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会愿意的。然后,寒风慢慢地抬起手,抚摸着我的脖子,然后,紧紧地攥住,我听到了骨头裂碎的一声脆响,好似天籁之音,隔空传来。

5、

风子,起来吃饭了,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惊醒了我,我睁开眼,看到一律刺眼的阳光。我把手搭在额前,望着站在我面前的馨香。惠兰呢?我问。

惠兰是谁?我怎么知道惠兰去哪儿了?馨香红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着实可爱。是的,她本来就是一个可爱的女人。

是的,你怎么会知道惠兰去哪儿了呢?我在自己发木的脑袋上砸了砸,怎么要向馨香提出这么糟糕的问题呢?

我回头,头便撞在风子的墓碑上。我死了,我原来已经死了,是被寒风杀死的。因为惠兰,寒风杀死了我。我努力的回忆着,回忆着我和寒风的故事,回忆着我们的友情。如果惠兰不出现的话,也许,我现在正和寒风一起在天涯流浪,他那清秀的,可怜兮兮的目光一定还会乞求顽皮的望着我。我们也许还会坐在那片泡桐林边,斗嘴说笑,漫谈人生。可是,馨香是谁?

走吧,跟我回家。馨香看我巍然不动的样子,走过来拉住我。馨香的手很凉,我的手也很凉,但那缕阳光,很温暖,照在馨香身上,照在我的身上,也照在我的坟上。

共 42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寒风,风子,惠兰,馨香,故事中四个神秘而离奇的人物,串起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纠葛。此篇小说主题也是为一个“情”字展开,最大的亮点就是悬疑丛生,从惠兰的出现,到见十爷、十婆,还有那紧跟身后的哑巴狗,还有那个神情诡异的寒风,每一个场景在读者的心中打下重重疑问。而最后风子的墓碑、从天而降的馨香,更是将故事拉得余味悠长、浮想联翩。此篇小说写法非常独到,语言精致凝练,对话、场景描写尤为精彩,特别是情节的布设上引人入胜,穿越阴阳两境、穿越前世今生,亦真亦幻。很耐读的故事,欣赏,!【:简希】【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6:58:10 问好天涯!好别致的小说,看了几遍还有些云里雾里。呵呵!学习!

回复1楼文友: 19:1 :55 问好简希,辛苦了,是有些迷糊哈。

2楼文友:- 0 11:02:45 今天是迎新除旧的日子,祝天涯兄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胜意!

回复2楼文友:- 0 1 :05:04 问好简单,也祝你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武汉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宜昌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长沙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