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战之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师父的朋友?

2020-02-15 来源:长沙娱乐网

战之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师父的朋友?

在半空之中,青丘山羊并沒有着急的追向莫无邪,只是与莫无邪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他不知道,莫无邪手中的那东西,是否能够进行外部的攻击,

轰,随着青丘山羊青色的参天大树,再次向着莫无邪碾压而下,莫无邪手中的最后一颗武王凝聚之力也是用完了,

嘭,踉跄的身影从气浪之中暴略而出,莫无邪的脸色变得极其的凝重,心中对着刀爷道,“刀爷,看來只能够做最后一搏了,”

“小子,我就不信你有多少武王凝聚之力,”上空之中,青丘山羊再次咆哮道,地脉之翼瞬间合拢,双拳重重落下,一座战气凝聚的山峰,直接从莫无邪的头顶而降,

刷,此刻,莫无邪沒有再次逃跑,身影邹然停立,背后的战刀直接出现在双手之中,金黄的光芒瞬间笼罩莫无邪整个人身,在识海中,那道金黄的魂环,上面一代代纹路尽显,无尽的魂力在此刻也是全部爆发,

“老匹夫,还真以为小爷怕你了么,”暴喝一声,莫无邪的身体高高跃起,手中的战刀重重斩下,

“地禁苍绝斩,”轰,战之势瞬间融入这一斩之中,金黄的刀刃破空而去,再其周围,一层层的空间仿佛都是能够破碎,而在其后,无数的束魂针也是直接暴虐而出,

轰,然而,即使是莫无邪全身的力量,在青丘山羊的那一座重山之下,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被直接碾压成虚无,

嘭,下刻,那山峰直接砸在了莫无邪的胸膛之上,半空之中,莫无邪的身体,犹如那坠落的石块,直接狠狠地砸落在地面之上,

噗,嘴中,大口的鲜血喷涌而出,咔嚓,咔嚓,能够清楚的听见,莫无邪胸膛之上肋骨的碎裂,嘭,嘭,此刻的莫无邪不知道在地面之上滚动了多少圈才是停留下來,

咔嚓,一颗粗壮的大树都是被莫无邪拦腰折断,莫无邪只是感觉到昏天暗地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之上肆虐,好像此刻自己的身体都是动弹不得了,

“小子,受死,”这时,上空之中的青丘山羊的暴喝之声再次袭來,此刻,他已是知道,莫无邪的手中必定沒有了武王凝聚之力,

轰,半空之中,青丘山羊的手中,一道碧绿的悍拳,再次凝聚,直接向着莫无邪的心口轰轰而去,“小子,这就是你杀我儿子的代价,”

滋,滋,看着那尽在眼前的一拳,莫无邪体内的雪荒之意念终于是再次勃发,袭上心头,

“小子,算了吧,还是刀爷我來吧,”然而,这时,刀爷的叹息声却是响起,“就算你小子狼化之后,也不是上面那老匹夫的一回之敌,”

“刀爷,”莫无邪心中重重喊道,双眼之中一丝的泪花也是流出,

“小子,看來刀爷我又是要沉睡了,”脑海中,刀爷的声音回响,“记住,赶快找到强大的灵智,刀爷我就能够再次苏醒了,”

说着,莫无邪就是感到自己的身体此时在膨胀,仿佛一股充满爆炸的力量要把他碎裂而开,

“滚,”然而,就在刀爷要入主莫无邪身体的那一瞬间,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直接在这片区域响起,震动着周围的空气都是泛起一阵阵的强烈波纹,

轰,下刻,莫无邪只是感觉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直接从他的身旁掠过去,向着半空之中的青丘山羊而去,

嘭,此刻,那原本是睥睨一切的青丘山羊,在那半空之中,身体犹如一颗炮弹之般,被狠狠地砸落在地面之上,轰,下刻,地面之上就是出现巨大的深坑,

嘭,下刻,青丘山羊狼狈的身体直接从那深坑之中暴飞而出,但是,其眼睛都是沒有在看莫无邪一眼,张开身后的地脉之翼,直接向着來时的方向急退而去,不敢有一丝的停留,从此刻青丘山羊的脸上,莫无邪看到了那深深的恐惧之感,

刷,下刻,莫无邪只是感到自己面前的空间一阵扭曲,一位身着灰色麻布衣着的半老之人直接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脸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自己,

“刀爷,怎么回事,”身体不敢一丝的动弹,脸上不敢漏出一丝的异样,莫无邪在心中问道,

“小子,这老头救了你了,”刀爷小心道,“记住,这老头是一位银纹意念师,感觉不叫灵敏,很可能会发现我的存在,所以你还是少于我对话,”

而在听了刀爷的话语,莫无邪沒有在吭声,但是心中却是异常的震惊:银纹意念师,眼前的这位老人竟是一位强大的意念师,一位堪比强大的武王强者,

“小子,你跟夜贤祖和雪情华两人是什么关系,”然而,还沒有等到莫无邪道谢,眼前的老人已是率先开口道,语气之中沒有一丝的威严之色,

而且,眼前的老人看着莫无邪就是好像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恨不得立马搂在自己的怀中,沒错,莫无邪看着老者的表情,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然而,听到老者的话语,莫无邪的心中更是一惊:怎么肯能,他怎么会知道我与师父和师娘有着关系,顿时,看着老人,莫无邪有了一丝的警惕之色,

而且,此刻,莫无邪的心中还有一块石头沒有落下,若是眼前的老者是银纹意念师,那么他很有可能是意念之宗的人,而自己在黑暗之地可是击杀了罗彤,,意念之宗的弟子,

“怎么,小子,还不说实话么,”看着莫无邪警惕的眼神,老者略微有点不高兴道,“刚才你用的武王凝聚之力,若是我沒有猜错,应该就是雪情华凝聚的,”

“怎么,小子,还当心我对夜贤祖那老不死的不利么,”看到莫无邪沒有在说话,老者继续道,但是看着莫无邪,眼中还是浓浓的欣赏之意,

“不知道前辈和夜雪剑宗的两位是什么关系,”莫无邪小心的问道,

“哈哈,哈哈,”然而听道莫无邪的话语,老者却是大笑道,“什么关系,总之即使对手又是好友,”

看到老者沒有丝毫的笑容,莫无邪此刻大约也是明白了眼前老者和自己师父的关系,

“前辈,对不起,小子现在还沒有资格说,”莫无邪轻声道,

“什么,”老者顿时大怒道,但是在下一刻,老者却好像明白了什么,苍老的脸庞之上,竟是漏出了一丝的笑容,“哈哈,沒有想到那老不死的还是这么个脾气,”

“行了,小子,就算你不说,老头我也知道你和那老不死的什么关系了,”老者道,“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被夜贤祖那老不死的抢先了,”说着,老者满脸的是可惜之意,

“哈哈,对了,小子,不如败在我的门下,如何,”下刻,这位老者突然走进莫无邪的面前,竟是期待的说到,

“呃,”然而,这突如其來的话语,却是让莫无邪有点不知所措,

“前辈,可是小子已经有师父了,”莫无邪笑声道,脸上有着一丝的为难之意,

“师父,不就是夜贤祖那老不死的么,”老者道,“放心,只要你拜我为师,夜贤祖那老不死的什么也不敢做,”

“还有,小子,你要知道,这三大王国之中,想要拜我为师的,不计其数,”

听了老者的话,莫无邪并沒有觉得这老者是在夸自己,因为一位银纹意念师,谁不想拜在其的门下,虽说莫无邪心中也是有想法,但是他不能背叛自己的师门,

“多谢前辈厚爱,”莫无邪继续恭敬的道,

“妈的,你这小子怎么这么死脑子,”听到莫无邪的话语,老者大叫道,眼神之中那愤怒之意,恐怕都是能够把莫无邪一口吞掉,

“小子,那好吧,”下刻,老者也知道自己不能让莫无邪拜自己为师了,轻声道,“但是你小子,必须的帮我做一件事情,”

“前辈说笑了吧,”然而,听到老者的话语,莫无邪却是差一点惊的下巴掉下來,道,“若是连前辈都是办不到,我怎么可能,”

“小子,下不要说办不办到,”听着莫无邪的话语,老者并沒有生气,而是继续问道莫无邪,“我先问你,你小子是不是一位一纹意念师,”

说着,老者的眼中满是期待之意,

“小子,这老者可能是从你刚才使用魂力的时候看到的,”,丹田之中,刀爷的声音小心的响起后,就再也沒有吭声,

“是的,前辈,小子机缘巧合之下刻画出了第一道纹路,”听了刀爷的话语,莫无邪也知道自己瞒不过眼前的老者了,肯定的道,

“小子,我在问你,你小子是不是靠着自己刻画出那第一道纹路的,”听到莫无邪的话后,老者严重的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激动,再次问道,

“沒错,前辈,我是看着自己刻画的,”莫无邪答道,

“哈哈,哈哈,”听到莫无邪肯定的回答,來着心中的激动终于爆发了出來,仰天大笑道,“找了这么多年了,老子终于找到了,”

下刻,还沒有等莫无邪反应过來,老者就抓起莫无邪,透过层层的空间,不知去向什么地方,

郴州牛皮癣医院
深圳仁爱医院吴美红
广州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
长沙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