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求名修魔传第一三二章温柔的雨无情的杀节能

2020-10-02 来源:长沙娱乐网

求名修魔传 第一三二章 温柔的雨,无情的杀

离开焌阳宫之后,邱名并未按照境阳道长的意思去师傅那儿禀报两位师兄的死因,相反为了不影响他在乾坤宗的大计,他决定将此事先隐瞒下来。

“想不到梦神通潜在的隐患如此凶险?竟有之称?”

而最为倒霉的是,他自己竟是这瘟疫散播的源头,现下他的心情极为糟糕,有一种急切想要杀人的冲动。

杀人的冲动?邱名的人突然一愣,他滕然想起自己先前在杀死青峰师兄时,也是妄动了杀念。一念至此,他人暗暗的寻思道,莫非只有对某人动了杀心,自己才有可能能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杀死此人?

“确然是了?”邱名欣喜的暗道,若是我控制住自己的杀念,那我的人肯定不会被梦之境所左右。

联想到梦之境的恐怖之处,他脸上的表情滕的僵住了,旋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肉身,这副躯壳虽然看似极其的强大,而且修为也精进了不少的样子,但他只怕眼前的一切乃是水中花镜中月,令他白白的空欢喜一场。

须知这梦神通可以令中术者介入梦与现实的交汇之间。

梦即现实,现实即梦,一旦中了此术,任谁都无法判断出自己究竟是身在梦中还是现实。

而令邱名更为苦恼的是,在他接受雷劫洗礼之时,究竟是梦还是现实,而他修为的精进究竟是真还是假,这在目前看来都尚且是一介未知。

“看来是我高兴的有点早?有点得意忘形了?以至于将这么大的一个漏洞都忽略掉了?”邱名无奈的苦笑一声,人继续向东阳宫的方向射去。

都离开药园这么久了,他心上实是放不下药园的那株万年的异树。

虽说药园的四周有乾坤宗的师叔师伯们联手下的禁阵异常的强大异常的诡异,即便身份诡异来历不明的香奈川都一时无法破解,但他心里仍旧是万分焦灼,放心不下啊。

“一雨封天!”

虚空中一声毫无征兆的断喝,浑如一道突来的霹雳临空而下。

邱名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将储物袋中的墨弓以及龙纹箭勾了出来,并保持警惕的抬头看了一眼头顶。

浓云漫漫,在头顶不停的翻滚着,它们淡蓝来自所有伙伴的正面回馈色的格调,像极了一波一波的海水。

蓝色的雨,片刻间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我懂了,果然是他,杀死墨阳师兄的凶手,并且,他将我定为了第三个要处死的目标。而且他杀人的手段是水。”

邱名一瞬间便在心底做出了判断,既然知道了对方杀人的手段,那他自然是不容许有任何雨滴落在自己身上的。

尽管这落下来的雨看似很温柔,很惆怅,也很有诗意,但邱名心里清楚的紧,这些看似无力的水滴随时都会暴起,令人身负重伤,并失去行动能力。

一念至此。他人瞬即闪离,脱离了云雾的掌控范围。

“云!如影随形!四海为家!”

冷漠无情的话语从头顶飘落,俨然一副欲要置邱名于死地的坚定决心。

撕!伴随着轻微的撕裂声,头顶的那片云突然间撕裂成了十数块儿。那些撕裂的云在此时迅速的壮大,并连接成一片形成一朵更大的云,并重新的覆盖在邱名的头顶。

“云!瓢泼之雨!之禁锢之域!”

哗啦,雨水之急切。瞬间降落,不容邱名有丝毫反应,就浇在了邱名的身上。将他整个人浇了浸透,一股秋水的冷意瞬间袭遍全身,令他人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不能动了?这究竟是什么神通?”

眼看着自己的身周笼罩起一道蓝色水晕,邱名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肉身被对方所禁锢住了。

他人的心上滕然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挫败感,他堂堂一介兽皇的后裔,并以速度著名的高手,竟然会被这看似温柔且慢吞吞的雨水所禁成交量持续上涨。特别是新房市场近期回暖明显。”链家地产市场研究部李巧玲说。锢了,而且还是那种毫无还手之力的禁锢。

这种诡异的手段,肯定只能是某种强大的神通,而且还是从未听说过,也没有记载入史册的神通。

“水!之水滴石穿!”

漫天的雨水,潮水般向邱名涌至,并将他整个人包裹于内,直至看不到他整个人方肯干休,从外面看,那外形浑如一个成型的虫茧。

那温柔的雨水,此时不再温柔,它们疯狂的攻击着邱名强悍的肉身,此刻它们浑如变成了数之不尽的水针,纷纷想要钻入邱名的肉体之中。

哐啷一声清脆,从肉体上传来一声撕裂的声音,听到这种异声,邱名瞪大的双瞳都难以想象到自己强大的肉身,即使连雷劫都无惧的肉体竟然会被这温柔的水所击败。

“吼!”

水茧中传来一声震天般的怒吼,那嚎声急促而短暂,紧接着碰的一声炸响,整个蓝色的水茧竟被撑爆,而温柔却又强大的雨水速度极快的散入了虚空中,消隐不见,影踪全失。

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凭空出现,而他毫无表情并充满着杀戳之意的眼神,一红一彩,分明是激醒了兽皇血脉以及人皇血脉所致。

更为可怖的是,他身后一道血一般红且浓郁的七尺血影,蹲在那处并张开巨口形成一个深深的黑洞并贪婪的吞吐着周围的灵气浑如一尊嗜血的上古凶兽,更为诡异的是他的双眸也是一赤一彩。

“人皇后裔,兽皇血统,果然有些手段!不愧是我岳阳真人要猎杀的四大新秀之一!”

虚空中海蓝色的云急速的翻滚着,刹那间云雾撕裂,显现出一白色锦衣青年,此时若是邱名还存有些许理智的话,一定会认出此人,赫然竟是青阳宫的岳阳。只不过所谓不同的是,此人的发色竟然由当日的深黑色演变成了今日的水蓝色,这一切都有理的禀明了他的身份,他并非人族之人。

“嚎!”

邱名煞气冲冲的怒视着在虚空傲立的岳阳,由于魔王劫影被迫逼出,他的体表逐渐覆盖上了一层骨架。那一层骨架就仿佛一道紧箍一样,紧紧的缚住了他的肉身,令他人全身剧痛不止,迫切想要冲开外表的这层骨架束缚。

“天骨封印!他竟然都有天骨封印了?”

岳阳面上犹豫了一下,心中在考虑着是否要暂缓撤离,以避其锋。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摇头,能等到这个最佳时机已经是千载难逢的幸运了。

此处偏僻,几乎罕有人至,而且此处相距最近的两个宫殿,龙阳宫以及碧阳宫的距离又颇远,是以即便有惊天地般的动静,也不能引起旁人的注意。

不过能觉醒到被天骨封印的兽皇后裔,他的实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相传这种封印只有修为达到了碎虚境界的兽修才会有,而且它的出现意味着此兽修的修为通天且穷凶极恶,手上更沾满了数之不尽的无辜修者的鲜血。

其实,他何曾知晓,邱名手上的人命并没他想象的那么多,他只是杀了几名凡人便遭受到了天地契约的反噬,以至于被加上了此等逆天的封印。(未完待续……)

襄樊妇科医院哪家好
中医减肥
银川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友情链接
长沙娱乐网